您的位置:首页 >>时事 > 正文

此卷长留天地间

这本书长期存在于天地之间——新中国70年来中国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艰辛探索。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高度,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讲话中,深刻总结了70年来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光辉历程和伟大成就,庄严宣告了中国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和决心。70年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只是短暂的一段时间,但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这是70年的巨大变化和变化。在这个伟大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根据自己的国情和时代特点,领导人民艰苦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他们在中国土地上描绘了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注定要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写下一篇重要的文章。

在过去的70年里,我们走了一条非凡的道路。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把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的崇高目标和理想,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找到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我们党的领导人和人民进行了不懈的探索,经历了各种艰辛,付出了各种代价,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这是在相对落后的经济文化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根据马克思恩格斯的设想,社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化大生产发展的产物,是建立在高度发展的经济文化水平之上的。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其经济基础非常薄弱,人民文化水平相对较低。当时,中国工业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6%,其中重工业约占工业生产总值的1/4,文盲率高达80%以上。如何尽快改变我国的落后局面,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70年来,我们党高度重视经济建设,把发展放在突出位置。从动员一切力量恢复和发展生产,促进“四个现代化”,到“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是硬道理”,到“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发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再到“发展第一要义”,“集中建设,全心全意寻求发展”,到“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再到“促进高质量发展”,可以说发展是我们社会主义建设的鲜明主题。正是因为我们牢牢把握了这一主题,中国才在几十年内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工业化,创造了人类经济史上的发展奇迹,实现了从贫困到富裕、从软弱到强大的历史性跨越。

2019年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隆重举行。图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与国家奖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一同进入会场。新华社记者丁海涛/照片

这是一条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更高的社会形态,是从资本主义演变而来的,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但是,在某些特定条件下,东方落后国家可以直接进入社会主义,而不需要经过资本主义阶段和漫长痛苦的过程。马克思称之为穿越“卡夫丁峡谷”。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必然,但当时的社会形势决定了它必须经历一个很长的初级阶段,才能实现许多其他国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现的工业化和商品化、生产社会化和现代化。改革开放后,我们党得出了我国长期处于并将继续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结论,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了一系列方针政策。例如,党提出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这些主要制度设计不仅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而且从初级阶段的实际出发,充分吸收资本主义的理性因素为社会主义服务,实现了对资本主义的跨越。

这是一条在人口众多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和社会,这是中国最现实、最特殊的国情。如此庞大的数量是独一无二的,在历史上从未遇到过,在其他国家也从未见过。17世纪荷兰崛起时,它的人口是一百万。19世纪,当英国崛起时,它的人口是一千万。在20世纪,当美国崛起时,它的人口是上亿。新中国诞生时,人口达到5.4亿,80年代初超过10亿,现在接近14亿。如何将社会主义建设与大规模人口相结合,将人口压力转化为权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党凭借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充分调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动员亿万工农群众共同努力”,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它实施了重大战略,完成了重大项目,克服了风险和挑战,把许多不可能变为可能,创造了难以想象的奇迹,充分展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可比拟的制度优势。

2019年9月29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大型晚会“奋斗中国儿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习近平、李克强、李舒展、汪洋、王沪宁、赵季乐、韩政、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演出,观众超过4000人。图为演出结束后,秘书长习近平等人与演职人员合影。新华社记者王晔/照片

在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这是一条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曾经说过,所有死去祖先的传统像噩梦一样萦绕在活人的脑海里。任何国家或民族都是建立在过去的历史和文化基础上的,并且总是受到历史和文化的影响。中国文化有五千多年的悠久历史,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想、人文精神、价值观念和道德规范,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食粮。我们党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宣传者,充分吸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和道德精华,用文化育人。同时,结合时代的新条件和新要求,推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现形式,并加以补充、拓展和完善,使之适应社会主义建设,更好地发挥传承文明、培育社会、滋养人心的重要作用。

这是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革命首先在许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并取得了共同的胜利。根据他们的设想,社会主义将在未来大规模取代资本主义,并在国际格局中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从世界社会主义过去一百年的发展历史来看,虽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力量有起有落,但“强资本弱社会”的总体国际格局并没有根本改变。从成立到发展,社会主义中国一直处于恶劣的环境中。可以说,它在裂缝中生存,在压力下发展。面对资本主义的遏制和压制,我们始终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无论我们是被资本主义国家封锁还是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争端,无论我们是面临两大阵营的对抗和对抗,还是面临一个世纪以来世界上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都“任风破浪,坐在渔船上”在两种社会制度的长期较量和竞争中,我们不仅生存下来,而且逐步发展起来,高举社会主义的旗帜,使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勃勃生机。

70年来,我们在理解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新中国70年的历史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乘风破浪前进的历史时期。也是我们党立足自身特点,探索和把握规律的历史时期。70年来,党的领导人和人民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和实践探索,取得了许多具有原创性和象征性的重大认知成果,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宝库。

例如,社会主义的本质。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一个好制度,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下去。但是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并没有完全理解这个问题。我们把社会主义等同于“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实行封闭僵化的计划经济。结果,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受到严重阻碍。改革开放后,我们党逐渐认识到社会主义所有制和分配不尽纯洁,计划和市场只是经济手段。因此,它对社会主义的本质,即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除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提出了科学的判断。这一科学总结阐明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目标,这一目标的实现必须以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为基础。它还指出了“全民共享”的社会主义和“少数人享受”的资本主义之间的根本区别。

例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将经历一个“过渡时期”,即“第一阶段”,然后是“高级阶段”。这个“第一阶段”被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然而,没有详细讨论“第一阶段”将持续多长时间以及它将如何发展。曾经,社会主义国家对这个问题不是很清楚。我国也有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想法。结果,它倒了下去,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改革开放后,我们党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深化对基本国情的认识,提出了我国长期处于并将继续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这一重要思想不仅强调我国已经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而且明确了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程度,使我们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困难更加清醒。

例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能发展市场经济吗?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古典马克思主义作家没有提到过。西方经济学家认为这两者是不相容的。我们党立足中国实际,创造性地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逐步建立了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从而大大提高我们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认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是前所未有的伟大创举。它从根本上解除了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等同的思想束缚,解决了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世界性问题,是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性贡献。

例如,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理论。抓住主要矛盾,突出重点,是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基本原则。1956年,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人民要求建立先进工业国家和落后农业国家的现实之间的主要国内矛盾。这已经是人们对经济文化快速发展的需求与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求的现状之间矛盾的主要判断。改革开放后,我们党进一步总结了八大社会矛盾,指出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进入新的时代,面对我国社会生产和社会需求的新变化,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作出重大判断,认为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改善生活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足之间的矛盾,为党和国家事业的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前提。我们党对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准确把握,积极适应了社会生产的发展趋势和人民需求的变化,指出了各个历史时期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重点,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社会矛盾理论。

例如,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传统观念认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作为两种对立的社会制度,是生死攸关、不相容的对抗。1952年,斯大林提出了“两个平行市场”的理论。他认为,东方集团的出现导致了统一资本主义市场的瓦解和两个相互对立和孤立的平行世界市场的出现。他还主张,东方集团应该相互合作,相互帮助,打击注定要失败的资本主义市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处于长期对抗状态。最后,苏联解体,东欧经历了剧烈的变化。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我们党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提出要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这一重大举措超越了不同制度的差异和对立,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宽广胸怀和精神境界,即世界是为了共同利益,各民族是团结的。引领时代潮流和人类文明进步方向已经成为中国的一面旗帜。

例如,执政党的自我革命理论。在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政党一党执政是最基本的特征,它从根本上保证了国家权力的集中统一行使,避免了资本主义两党制和多党制之间恶性竞争和相互争斗的弊端。但是,在长期执政的条件下,一党执政也容易出现“藏兵养马”的懒散思想,导致贪图享乐和消极腐败的不良现象,削弱和动摇党的执政基础。我们党不仅能够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而且能够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作为一个有着98年历史的大党,我们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回避医疗,勇于面对问题,用内心的勇气进行自我革命和自我净化,使党永远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我们党的自我革命理论有效地解决了在长期执政条件下如何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历史问题,从而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建党理论。

这些重要的理论观点反映了历史逻辑、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高度统一。它们在理论上具有开创性和普遍性,在实践中发挥着根本性和决定性的指导作用。

70年来,我们探索了社会主义建设法的成功之路。

在漫长的历史中,从未有过像新中国这样的国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为什么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没有经验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根源在于我们党以高超的政治智慧、深刻的历史眼光和科学的辩证思维,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建设的内在逻辑和客观规律,使党和民族事业始终走在正确的轨道上。

2019年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这是“国旗”方阵和“国庆节和国徽”方阵。新华社记者沈红/照片

一是坚持独立性和吸收性相结合。在像我们这样的大党大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个世界级的问题。马克思没有提到它,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这样做。他们只能在实践中摸索前进。70年来,我们党的领导人和人民把科学社会主义的普遍原则与中国的特殊国情有机地结合起来。他们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符合人民利益的正确道路。与此同时,在中国这样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学习其他国家的积极成果发展自己也是非常必要的。例如,新中国成立初期,由于缺乏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经验,我们学习苏联,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进行了大规模建设,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改革开放后,我国实行市场经济,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先进的生产组织和管理方法,对促进我国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是我们自力更生和利用外力的结合,它不仅明确强调独立和自力更生,而且非常重视吸收所有河流入海和利用所有人的力量。只有这样,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

二是坚持大胆突破和稳步推进相结合。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就像一艘从未见过的巨轮。只有当你敢于突破自我,超越自我,你才能勇敢前行。只有通过循序渐进的步骤,规划和决策后的行动,我们才能稳步到达彼岸。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是一个大国。它绝不能在基本问题上犯颠覆性的错误。一旦它们出现,就无法检索或弥补。我们的立场是大胆而稳健。我们不仅要大胆探索,还要谨慎行事,三思而后行。”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一方面,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勇于突破,勇于变革,在困难中奋斗,在血路中突围,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另一方面,我们坚持稳扎稳打,积极稳妥推进改革,有序推进各项事业。坚持大胆突破,稳中求进,相辅相成,体现了我们党坚强的进取精神、顽强的战略决心和卓越的领导才能。

第三是在尝试时坚持准方向和干燥相结合。方向决定命运,方法决定成败。70年来,无论如何进行建设和改革,我们始终坚定不移地确定正确的方向,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坚持党的领导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确保社会主义事业不偏不倚、不褪色。例如,我们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前一句规定了根本方向,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其他任何道路。任何变化都不能偏离社会主义方向。同时,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方面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只能通过扔石头和摸石头过河来问路。我们可以边走边总结。当我们确信它的时候,我们可以再次传播它,我们可以“带路”去驾驶“马奔腾”。正是我们党准确把握了“变”与“不变”的辩证关系,统一了方向的确定性和路径的灵活性,确保了事业的顺利进行。

四是坚持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相结合。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两个方面的努力,顶层规划和基层创造积极的互动。我们一贯加强宏观思考和整体推进,注重各项改革发展措施的整体性、科学性和协调性,确保“全国上下在下棋”,朝着既定目标前进。同时,我们注重充分发挥人民的主体作用,充分调动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在过去的70年里,无论是爱国卫生运动还是农业合作社运动,无论是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乡镇企业的突然出现,无论是移动支付和共享经济等新的经济形式,还是5g通信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等先进技术,都来自亿万人民的生动实践和智慧。可以说,新中国发展的伟大成就,是全民族共同努力和千千千万建设者汗水和智慧的结晶。

五是坚持一以贯之和推陈出新相结合。人类社会总是在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中不断发展的。新中国辉煌成就是几代中国共产党人不懈奋斗、接力推进的结果。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分为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改革开放前,我们党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过程中,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比如,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发展目标是建设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国防、现代科学技术,走一条有别于苏联模式的中国工业化道路;社会主义社会还有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要发展商品生产、遵循

秒速快3app 快3娱乐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xiumxfh.cn 黎湖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